1. 营商红首页
  2. 创业资讯

施崇棠身价多少:心焦!华硕董事长施崇棠为何急于交棒却陷入困局?(华硕的发展历程)

华硕,中国命名以“华人之硕”为期许,是许多年青人较为熟悉的企业品牌,是目前全球第一大主板生产商,全球第三大显卡生产商。其中,显卡、主板、笔记本电脑,已是华硕三大...
华硕,中国命名以“华人之硕”为期许,是许多年青人较为熟悉的企业品牌,是目前全球第一大主板生产商,全球第三大显卡生产商。其中,显卡、主板、笔记本电脑,已是华硕三大...更多话题,小编为你整理了详细内容,欢迎浏览。

施崇棠身价多少:心焦!华硕董事长施崇棠为何急于交棒却陷入困局?(华硕的发展历程)

施崇棠身价多少:心焦!华硕董事长施崇棠为何急于交棒却陷入困局?


华硕,中国命名以“华人之硕”为期许,是许多年青人较为熟悉的企业品牌,是目前全球第一大主板生产商,全球第三大显卡生产商。其中,显卡、主板、笔记本电脑,已是华硕三大最具竞争力的产品。

数天前,有“芯片大王”、台湾“半导体教父”之称的张忠谋在股东大会上正式宣告退休,而比张忠谋整整小20岁的华硕董事长施崇棠,早在2年前就计划今年6月退休,可却因交棒计划“喊卡”,在接受《商业周刊》采访时,对准接班人徐世昌说“很抱歉,对不起他!”那么,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如期“裸退”,同样也准备与张忠谋同期退位的施崇棠,却为何交不了棒呢?


“两硕”分家“口水”多


华硕董事长 施崇棠

今年67岁的施崇棠,现为华硕集团董事长,乃宏碁创业7个人之一。施崇棠有句非常有名“成功学”鸡汤——“我认为成功就是如何超越自己的极限。”

人可以跟天斗,跟地斗,“战天斗地”,却根本无法斗得过自己的身体健康极限。施崇棠打算退休,其实不是新闻而是2年前“旧闻”,据台湾媒体披露,由于饱受肠胃疾病之苦,施崇棠一直打算退休静养,可事业不能“甩手”而去呀!于是,他力邀华硕创业四人之一、原和硕副董事长徐世昌“回锅”,并起任为华硕策略长,也作为自己的“准接班人”。(注:华硕创办于1989年4月,施崇棠不在创办人之列,四位创办人分别是童子贤、谢伟琦、徐世昌和廖敏雄,均曾担任宏碁资深工程师。)

2016年5月,对于徐世昌“凤还朝”,不少媒体及市场观察者认为,这是接掌华硕22年的施崇棠准备交棒的一大步骤。而在华硕内部,策略长徐世昌加入,对经营团队的影响自然也是备受瞩目。华硕执行长沈振来就表示:徐世昌是我的教练,他的加入将强化华硕的决策速度。


和硕董事长 童子贤

2016年4月,官拜和硕副董事长的徐世昌去职,转道华硕,其实也同样牵动到和硕的人事布局。徐世昌在和硕董监会里的持股排名仅次于董事长童子贤,在和硕的持股比例为2.16%。在和硕董事长童子贤眼中,老搭档徐世昌是一个“刚毅木讷”的人,不善言谈。对于他的去职,令人意外赴华硕去接下传承的棒子,董事长童子贤倒也显得落落大方:“徐世昌的去职,对我来说,是小小的烦恼,只能用依依不舍来形容我的心情。”

华硕启动代际交替布局,还得先说一下“准接班人” 徐世昌之前任职的和硕,交代一段颇有争议的华硕、和硕“两硕”分家。

在台湾,和硕号称“第二鸿海”、或者说“第二代工”, 和硕与鸿海及纬创等,都是苹果iPhone组装厂,上月底,和硕联合还拿到了苹果基于ARM架构的MacBook电脑的订单。


宏碁集团创始人 施振荣

华硕是台湾“品牌”之光,成立于 1989 年4月,上文已提及,四位共同创始人童子贤、谢伟琦、徐世昌、和廖敏雄,均出身于宏碁的工程部门,都是宏碁的工程师。

全球前两大PC制造商之一的宏碁,成立于1976年,创办之初是使用Multitech品牌,后来,宏碁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施振荣觉得这名字不好记,改名“Acer ”,中文名“宏碁”。 碁的读音,与“棋”一样,人生的棋!施振荣曾说,我经营的宏碁就像下一个永无边界的棋,不是十九乘十九,是没有边界的一个棋。

施振荣,在台湾被奉为“PC业教父”,创立宏碁后,带出了“4大弟子”,分别是施崇棠、李焜耀林宪铭王振堂,后来四个人分别为后来的华硕、明基友达集团、纬创和宏碁本身的掌舵人,简直是台湾IT业的“黄埔军校”,撑起了台湾科技业“半边天”。

随着台湾科技业转型升级步伐,近年来也掀起一波“改朝换代”接班大潮,李焜耀、林宪铭和王振堂三人均已退出一线,仅剩下“老东家” 施振荣和其弟子施崇棠依旧在台上。施振荣已是IT界时间最长的掌门人,而施崇棠虽有传承计划,却交不了棒;其中,施振荣是“三回宏碁”,二退三进,都是为了把宏碁从经营泥潭中拽出来。不少观察人士认为,施振荣长子施宣辉已崭露头角,是否会成为宏碁接班人?在此暂不展开评述,可能性不大,起码需要有一位过渡性人物。


华硕董事长 施崇棠(中)

施崇棠把宏碁创始人施振荣奉若老师,同样,施崇棠也是华硕四位创始人的“导师”,当年在宏碁,童子贤等四人都是在施崇棠属下工作。

华硕创办早期,其实是一家小工作室,启动资本有60%是出自施崇棠,创业三年后,童子贤等华硕创始元老把“老领导” 施崇棠请回来当董事长,在外界眼中,他们彼此之间更似一种“师徒关系”,几个人合力把华硕从一个小公司变为一家IT巨头。

和硕,创办于2002年,其母公司就是华硕,最初主要为华硕代工,其实就是集团旗下一个子公司。而华硕、和硕正式分家是2008年,至今已是十年,当时,和硕是交予和硕的创始元老童子贤经营,后来,由和硕的创始元老童子贤出任董事长,徐世昌等任副董事长。分拆后,代工与品牌也相应地彻底分开。

华硕与和硕都在一栋大楼办公,比邻而居,彼此仅隔着一堵墙,中间有一个古香古色的庭园,起初装修设计,就是出自童子贤之手。可“两硕”分家后,因分家留下的裂痕,有七八年两家极少互动,两家掌门人施崇棠和童子贤,更是很少走动,甚至还留下不少“口水”。本是最强的合作伙伴,为何却变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和硕董事长 童子贤

“两硕”分家“口水”主要集中如下几个方面:

一、媒体起哄揭“伤疤”:和硕“被抛弃”,汪洋中的破船?

2014年,分家后的和硕,事业更是上层楼,荣登“代工二哥”宝座,仅次于“代工一哥”郭台铭的鸿海。当时,台湾媒体纷纷发出报道,回溯“两硕”分家过程,重新揭开当年分家留下“疤痕”。其中,有文章说,童子贤带领的和硕,当年是被华硕“抛弃”,分家时像“汪洋中的破船”,是一堆不赚钱的子公司等。

后来,施崇棠打破沉默,接受《今周刊》采访,他提到当年交予童子贤是一家营收4700亿元新台币(注:2007年)、税前纯利润40亿元的大公司,分家初期,和硕60%营收也是来自原母公司华硕。施崇棠说,当初为打入日本市场,在爱普生(Epson)门口被罚站2个小时。

二、分家后的权力纷争。

分家,一般牵涉所有权、控制权、经营权的交接,特别是股权分割、品牌交付等;另外,分家由于资源分散,开枝散叶,往往导致企业竞争力减退。事实上,分家后,母公司华硕曾很长时间原地踏步,而和硕的经营也是骤降,甚至是“风雨飘摇”。因此,合伙型家族企业对“分家”,必须谨慎对待,不少“庞然大物”型企业因分家而一阕不振、甚至轰然倒下。


华硕创始元老、现华硕策略长 徐世昌

“两硕”分家过程,在权力交接和转移上并不顺利,甚至是关系紧绷。据当年媒体报道,华硕曾想把和硕卖给老对手鸿海,也有的说,当时和硕副董事长徐世昌甚至跑到华硕执行长沈振来的办公室,“拍桌子”。

另外,品牌资产也是引发“口水”一个原因。“两硕”分家本是“萧墙之外”的事儿,起因是戴尔订单,当时拿到戴尔订单时,华硕的老客户SONY、惠普要求必须解决代工、品牌上的冲突,否则要停止下单,因此才决定分拆出“和硕”这一家子公司。当年,主管品牌事务的是童子贤,可分家后,双方才发现,其实品牌的背后就是关联着代工业务。(注: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分家后和硕仍为华硕做代工?)

IT业,人才是核心资源,分家后,一番人才资源的抢夺自不必多言。此外,和硕本来是华硕子公司,华硕是控股股东,分家后怎么分割股权,股权又该如何交接,也是颇有争议。当年,外界甚至传出劲敌鸿海要买和硕股票的传闻,外人插入,令各方关系更为紧张。

从理性角度而言,施崇棠和童子贤都是台湾科技界杰出人物,尤其是童子贤,一度是“代工大王”郭台铭“眼中钉”,在带领企业朝多元化方面进取上,成就特别突出。由于此前在华硕主责品牌,童子贤在后期创业和投资也是四处开花,有点“不务正业”。比如,童子贤号召新创业者要“文艺复兴”,被称为“文青董座”。他投资诚品书店,不是只为了赚钱,而是“文青”情怀!

总的来看,“两硕”分家的矛盾,有内部分权等留下的裂痕,以及企业领导层成员个性及创业角度理解上的差异问题等;也有来自于外部层面的问题,比如媒体在报道中“推波助澜”,又比如代工模式下的市场竞争,也包括品牌及市场份额等困扰因素。


施崇棠为何陷入交棒困局?


华硕董事长 施崇棠

说华硕交棒困局之前,先交代一下华硕创始四元老中另外两位谢伟琦、和廖敏雄的现况。廖敏雄以前在华硕,专精于供应链与生产管理,不过早已淡出科技界。

另一位创始元老谢伟琦现年64岁,现已入籍新加坡,经常往返于新加坡与台湾两地。2003年底,因与华硕董事长施崇棠理念不合,辞去董事和制造事业处副总经理,自此离开了一手创办的企业。当年,谢伟琦大约持有华硕5~6%股权,若按今日市值计算,早已是百亿身家。谢伟琦虽曾是IT人士,却是一个投资高手,比如于2014年,谢伟琦曾与香港投资人任德章联手,接手Forbes传媒集团出售的《福布斯》杂志多数股权。

IT业是一个处于长期竞争的行业,技术和市场变动更新快,从业者压力特别大。2015年7月,华硕前CFO张伟明驾车前往汽车旅馆,以在车内烧炭自杀方式结束生命,当时震惊业界,起因就是患有忧郁症。

今年4月,华硕传出人事异动消息,说施崇棠将于今年6月退休,不过华硕随即公告称:“以董事会决议公告为准,关于施崇棠退休消息无法评论。”据当时《苹果》报道,施崇棠曾说他个人从未倦勤,交棒后不至于全面裸退,未来想担任华硕义工技术长,继续投入他最爱的新科技领域。


马云:台湾没希望了!

除肠胃旧疾的健康因素外,风传施崇棠急于交棒退休有二种版本:

第一版本:是受马云的气!

“台湾没希望了!”2014年,在台北举办的两岸企业家台北峰会上,当活动现场谈创新时,阿里巴巴马云说:“台湾没希望了。假如七、八十岁的人还在创新,不相信年轻人比他们更会创新。”后来马云又对七、八十岁台湾企业家喊话:“我们应该把机会给年轻人,如果你相信未来,你就要相信年轻人,如果你相信年轻人,你才会真正的说未来是美好的。”

马云“放炮”,震动台湾企业界,施崇棠也受不了这口气,他说,马云曾说“台湾企业家都是LKK”,让他很生气!也是当初动了交棒念头的原因。但自己修行还不够,放不下,又决定暂缓交棒。

第二种版本:内部“子弟兵”内讧,不愿意跟着变革。

近年来,互联网时代下日新月异,华硕也在改组、转型、变革。比如,施崇棠认为,万物互联的AI浪潮下,必须看准人工智能带来的机会,华硕必须到智能革命这波浪潮中去。2017年11月14日,施崇棠出席北京发布会,推介华硕的首款家庭智能机器人ZenboQrobot小布。


华硕集团副董事长兼全球总裁 曾锵声(左)拜访苏宁

“任何考验都是人生的修行”,这是施崇棠的话,二年之前,他公开说,跟不上变化,“脑”必须全部换掉。施崇棠口中的“换脑”,其实就是改组华硕的经营团队。

如何改组呢?首先是交棒,照他的意思,整个管理层都必须重组,他个人,包括现任华硕集团副董事长兼全球总裁曾锵声,都一起退下来。曾锵声,是华硕“二董”,他不仅是华硕的大股东,也是施崇棠的大舅子。可有台湾媒体报道中称,现任集团总裁的曾锵声,不愿意与施崇棠一起“裸退”,才造成交棒困难。

也有媒体称,引入徐世昌“回锅”后,徐世昌力推组织改组,朝“新零售”转型,“触碰了组织敏感的神经”。据《镜周刊》披露,转型新零售,意味着定价、营销、物流以及仓储等各部门,要打通起来,必然波及事业部门权力架构的分配。媒体称,“几场会议,大家在沟通时擦枪走火,引发系统事业群总经理陈彥政心生退意。。。”


施崇棠与准接班人徐世昌 来源:镜周刊

徐世昌回到华硕,虽任策略长,但其在副董事长的排名已在总裁曾锵声之前,接班意图已相当明显,也就是要接董事长大位。施崇棠曾如此表态:“执行长沈振来因为执行力强因,还是心中最优秀的执行长人选,徐世昌则是宏观与洞察力很优秀,未來与沈振来的搭配将是最佳选择,相信徐世昌将可把华硕再带到另一个境界。”

徐世昌,曾是施崇棠最心爱的弟子,也是华硕创始元老之一。当年共同创办华硕的四人中,童子贤是一个长袖善舞的业务高手,而徐世昌,最能跟上下打成一片。

外部观察人士认为,目前华硕经营管治高层中,曾锵声分量最重,他现如今掌控着华硕核心业务——主机板,而主板是华硕最赚钱的“金鸡母”,另外,他还掌握着公司财政大权。且不说如何摆平其他高管,如何说服曾锵声一起将徐世昌“扶上马”,就相当考验施崇棠智慧,也攸关华硕的未来。


华硕执行长沈振来

按照施崇棠的接班计划,现任华硕执行长沈振来,未来可作为徐世昌的搭伴、助手。沈振来是一个管理上非常精细的人,能成为董事长施崇棠口中最棒的CEO,肯定有令其欣赏之处。沈振来曾被视为宏碁头号对手,技术出身的他,事必躬亲,积极行事,连采购几毛钱的零部件,都要亲自打电话找供应商老板“杀价”。更关键的是,对于通过转型引领企业再造,沈振来也是施崇棠的一个支持者。

说了这么多,回到篇头,施崇棠为何陷入交棒困局?交不了棒的核心问题在哪儿呢?华硕的交棒困局,其实也是许多家族企业面临的难题,更是科技界企业大陆在代际交替中最烧脑的难题!

一、在企业转型与重大组织架构改组的关键卡口,是否适合交棒?

这一问题核心在于交棒时机上,导致施崇棠交棒不顺畅,就是他把转型与公司经营层改造、接班这二项事关企业前途的大事合在一起做,自然是困难重重、阻力大。

企业转型也好,更换高管层也好,直接触及企业核心竞争力,做得好公司可能“焕然一新”,可做不好或者说做不到位,往往波及短期企业业绩表现。而交棒,不是一时的权力更替那么简单,对接班人包括接班梯队是需要有系统循序培养,必须有相当长的规划及安排,即便是“扶上马”,有时还需“送一程”。转型与交棒如此重的任务要放在一起干,压力和风险自然而知。事实上,施崇棠自己也坦承,以上因素是延宕交棒的一大问题。


华硕推出的可爱机器人Zenbo

二、“放不下”心态重。

2016年5月,徐世昌接任华硕策略长,为接班铺路,彼时,华硕推出首款机器人Zenbo(小布),一个月后股东会上,施崇棠又说:“安排接班人需长时间了解”,也让交棒一事延后。有人说,“小布”的出现,令施崇棠似乎有点“放不下”。

一个机器人出现,能隔堵传承路?!当然是笑话。事实上,科技界大佬中,无论是台积电张忠谋、华为任正非,还是宏碁的施振荣,都有一个严重的“放不下”情结。像张忠谋、施振荣二人,都是一再“重出江湖”,均有一个相同的特点:对企业“爱之深”,责任心和使命感太重,凡事喜欢亲力亲为。

家族企业领导人“放不下”,往往导致一线高管缺乏“独挡一面”磨炼机会,交棒时根本不知道该交给谁,放手心中又没谱,事实上导致企业人才严重断层。另外,“放不下”心态重,也会影响到二代接班意愿。

施崇棠身价多少:心焦!华硕董事长施崇棠为何急于交棒却陷入困局?(华硕的发展历程)


施崇棠

华硕,中国命名以“华人之硕”为期许,是许多年青人较为熟悉的企业品牌,是目前全球第一大主板生产商,全球第三大显卡生产商。其中,显卡、主板、笔记本电脑,已,更多请查看上面介绍的具体内容。
相关问答

华硕的发展历程

答:1996年,华硕的领军人物施崇棠就认定,结合信息技术、通讯及消费电子功能的3C整合产品将是市场未来的发展方向。1997年,华硕正式向市场推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由于在起步阶段,这台华硕的产品又厚又重。华硕副董事长童子贤回忆...详细

宏碁华硕电脑 施崇棠与施振荣什么关系

答:宏碁华硕电脑的施崇棠与施振荣,可以确认的是没有亲属关系,都是宏碁的创始人。 施振荣(Stan Shih,1944年12月18日~),宏碁集团创始人,挑战世界的华人企业家,现任亚洲管理学院董事、台湾企业经理协进会常务理事、台湾管理科学学会监事、台湾...,详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营商红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包括不限于图片和视频等),请邮件至379184938@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CHWK686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