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营商红首页
  2. 创业资讯

(兵营岁月)军营岁月——千里换防(三国乱世兵营有什么用处)

原文:老有所乐关注微信官方账号中的宪兵营,阅读更多军事随笔。 命令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我要把这份文件送给我们和田警卫连的指导员、连长吴喜禄、副连长洪、副指导员...
原文:老有所乐关注微信官方账号中的宪兵营,阅读更多军事随笔。 命令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我要把这份文件送给我们和田警卫连的指导员、连长吴喜禄、副连长洪、副指导员...更多话题,小编为你整理了详细内容,欢迎浏览。

(兵营岁月)军营岁月——千里换防(三国乱世兵营有什么用处)

(兵营岁月)军营岁月——千里换防

原文:老有所乐

关注微信官方账号中的宪兵营
,阅读更多军事随笔。




命令

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

我要把这份文件送给我们和田警卫连的指导员、连长吴喜禄、副连长洪、副指导员许,以及一连为创建“四好连”作出重大贡献的陕西老战士和我们独立营68团的同志们!


军营十一年:千里换防

很久了,

说我很困惑,

很难在真实和幻觉之间做出选择,

有欢乐也有悲伤,

如此执着,

究竟为什么?

今年4月,我们独立营的几个新安同志在老家函谷关前聚会。聊天中,他们不知如何说起换防部队的老故事。二连的老战友张西峰突然说:“兄弟,要不是防务调整,你连都到不了若羌县那个地方,我们二连也到不了库尔勒市,你真是苦啊。”


我淡然一笑,答道:“上帝是公平的。也许世界上有因果关系吧!我们在若羌县骑兵连所受的苦,正好抵消了我们在和田市警备连所享的福。”

王锡川(左一)、游长安(左二)、张西峰(右一)和我。今年4月,几个独立营老同志到老家函谷关旅游。



连战友张西峰




“人生中,只有享受不到的福,没有承受不了的罪”。

五十一年转瞬即逝。回望当年,这批1968年从我们警卫连来的河南籍战士,从昆仑山北麓的和田市,被抽调到3000里外的大漠罗布泊腹地,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多的骑兵生活。严酷的现实让我和战友们吃苦,得到磨炼,不断成长。


几年后,我意识到我的人生道路实际上已经变得丰富多彩了。


张西峰(左二)、周信江(二连)、游长安(三连)。




1968年10月下旬,全军部队按照毛主席“部队长期呆在一个地方不好,要移动”的指示精神,开始换防。南疆军区决定,我们和天军分区独立营转战天山南麓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库尔勒的巴州军分区独立营对调。和田独立营部署库尔勒后,各连任务由独立营领导自行安排决定。


我工作的和田独立营连队,在换防前是军分区警卫连,主要负责分区机关的安保和市区的警务,环境条件最好。二连驻扎在玉田县某监狱。他们距离营部近400里,担负着看守4个分监区4000名犯人的任务。连队干部战士常年生活在远离县城的戈壁滩上,环境条件也是最差的。


第三连,驻扎在独立营的营部,担负和田看守所的警卫任务和新疆军区某情报部门的警卫任务,其余作为营部机动力量。

2019年9月,他和连队战友王喜川、赵、焦文权、邵永权,连队战友周永池,连队战友游长安在家乡新安人民饭店聚餐。



2019年9月,我司战友邵(右二)、焦文全(右三)、赵(左一)和三位连队战友游长安(右一)在新安人家餐厅叙旧。




和田独立营政委、党委书记李连山,66年上半年在一个连当我们的指导员。据许多陕西老兵说,李政委在一家公司当指导员时,为人正派、公正,很受欢迎。在独立营三连中,他最受军分区党委政委孟庆堂的赏识。我们的老连长丁新珍去独立营当副营长后不久(68年1月丁副营长去新安),66年。


2019年4月底在西安航天城刘海龙班长(64年兵)家中。刘海龙才华横溢,是李连山当一连指导员时候亲自送到新疆军区步校学习的第一名战士。




改防前,和田某独立营领导提出,该连原是和田某军分区警卫连。库尔勒调配后,从事城市警察和政府治安队的工作还是有好处的。公司3继续在和田地区开展业务。


原来在天戈壁大漠沙滩上执行狱警任务的二连进驻县城,环境条件得到改善。


政委李连山认为,连连一直在和田市开展区办事处的警务和安保工作,工作生活环境比较好。这一次,他们要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中摔跤。二连长期在大漠戈壁工作生活。这一次要选个好岗位,换个工作环境。我不能偏袒易联,因为我在易联一直是主要领导。如果这样的决定对二连的干部和战士不公平..

指导员刘建新在若羌县委门口留影。



刘指导员的晚年生活




李政委的话成了定论,当然,这也成了和田独立营党委的决定,连续改变了我们的命运。


长期以来,我一直在军分区领导身边站岗,上下级相知,被认为是“水的优势就是月的优势”。老兵们说,师里、营里无论发生什么好事,都少不了我们连队。在第八年结束之前,一个排的士兵晋升最多,获得的荣誉称号也最多。


副连长洪




当我们还是新兵的时候,连指导员刘建新一直受到军分区党委书记孟庆堂的赏识和重视,李连山的连指导员也是如此。


年年都是师级部队和南疆军区的“四好连”。指导员刘建新和战士刘斌在1965年也是南疆军区学习和使用毛主席著作的标兵。经常代表天军师、独立营参加军区各种表彰大会。

2013年春天和洪震辉连长在湘阴县留影。




据说,这些光环和辉煌,主要是1965年的一批六十一陕西老战士通过艰苦奋斗和拼搏精神取得的。


2005年9月初,印度和巴基斯坦因克什米尔冲突再次交恶。9月中旬,应“巴铁”的要求,周恩来总理下达了一项绝密任务,即“13号任务”。在南疆军区某政委的指挥下,我们甚至带着这批1965年的新兵来到了和田机场。我们的上级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将20卡车的军用物资搬上运输机,以最快的速度运往巴基斯坦。

副指导员许永武的晚年生活。



1967年4月二十岁出头的原一连七班长刘斌就是和田地区日报社的军管代表了。




班长刘斌因为搬运太重的东西而摔断了锁骨。当时因为军训任务太紧,虽然右肩经常隐隐作痛,但也没太在意。他只是改变了右手持弹左手的习惯。


6月底,刘斌到南疆军区所在地喀什参加学习运用毛泽东著作先进集体和个人代表大会。会议期间体检,发现锁骨有一处陈旧性骨折。这才知道自己是在当年执行“任务13”时受伤的。


这是后话,但当时65年的老兵没有一个抱怨和喊累的。1966年9月,和田机场军事代号“任务13”圆满完成,使南疆军区各级领导对天军分区警卫连干部战士刮目相看...

刘斌班长的晚年生活。




六年前,一个连队的营房破旧不堪。连部和三个排住在一栋总共只有四个大房间的小楼里。三个排,从排长到战士,住在一个大追房里。大家睡在一个大通铺,公司总部的几个领导和文书通讯员在一个房间办公。


为了修建营房,这些1965年的陕西老兵在军训后,用昆仑山流下来的雪泥敲打土胚。连队要求每个士兵人均打500块土坯,但他们一天下来远远超过了这个任务。我听说我们四班的班长吴二牛像头老牛,每天保质保量地完成700块土胚。


在新安参军六年的排长赵建利,至今还有砌墙盖房子的本事。他在建造新兵营方面显示了他的才能。新营房建好后,他直接从战士到炊事班当班长。1988年3月带我们新兵回连队后,他第一个被提升为我们二排的排长。

我们的二排长赵建理(已经去世多年),在和田警卫连时期的老照片。




1976年3月底,一个连的干部战士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开始介入和田市的文化大革命,进驻要害部门,执行“三支两军”的政治任务,对稳定和田局势起到了积极作用。


他们与当地干部群众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感情和友谊,但与全国其他地区不同的是,新疆军区所属部队与当时驻疆的空第九军看法不同,导致了当时军种之间深陷政治漩涡而不能自拔...


因为这次换防,军令如山,独立营机关和我们连队的干部老战士不得不离开原来的“左倾”部队,全部退出连队。

1971年3月退伍前和刘海龙夫妇合影于若羌。我还是他们夫妇的主婚人呢。



2019年10月下旬和刘海龙夫妇在鹭岛相逢,“他乡遇故知”属于古人所说的三大快事之一吧。




我们分三批转移到罗布泊地区的若羌县。连长吴喜禄带领十名陕西老战士充当先遣队。他们第一批前往若羌县与原骑兵接触,商谈具体接管事宜。


在六四全军举行的军事大比武中,连长吴喜禄是南疆军区的领导人。他对步兵的规矩非常熟悉,对骑兵的军管是“大姑娘第一次上轿子”。他和十几个去充当先遣队的老兵,要尽快熟悉骑兵的各方面情况,在大部队来到这里之前,尽快执行各项任务。


比如骑兵连有近200匹马,那么多的马就要具体落实到每个班、排,甚至是一匹一匹。后来听说,指导员、副连长洪、副指导员许等几个连领导的坐骑,还在和田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

我们警卫连的红管家刘炳勋上士,后任骑兵连司务长和副指导员。六八年十一月我们换防期间负责移交手续.是最后一个离开和田的。



2017年9月我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出发去埃及旅游前和在咸阳退休的几个老兵们合影。




第二批由指导员刘建新带领,主要是一排和三排,以及炊事班和其他后勤人员,他们与二连和三连换班。


二排三个班中,五班和六班暂时留在军分区站岗。我们四班由从左支部回来的班长杨带领,临时安排在解放军第一情报部值班。二排是第三批也是最后一批撤离和田的。


如果说羌县在楼兰,那么著名的罗布泊就在这里。若羌县距巴州所在地库尔勒市九百里。11月下旬,我们二排战士分乘两辆车离开和田。在库尔勒的营部会合后,我们又走了两天,才到达大漠戈壁深处的骑兵连营房。从此,我们开始了全新的骑兵生涯。


2013年8月陪刘指导员和夫人回到我的故乡和原警卫连战友们相聚,二连战友周信江在场作陪。



2013年8月陪刘指导员、杨建荣排长看望战友王建国(右二已经去世)。




“离开热土难”,回想起当年离开和田时,我们官兵依依不舍的情景。一幕幕往事像电影一样播放着难忘的画面!


1986年10月下旬,我们公司即将换人,我们这些单纯的新兵也明显感觉到公司空精神比较压抑。

2013年暑假陪刘指导员夫妇和杨排长夫妇游洛阳白马寺。




吴喜禄,连长老家在甘肃。他三十五、六岁了,还是个老光棍。经过我们在外面的“左支”战士介绍,他终于在和田食品公司找到了对象。


4月份我们新兵下连的时候他就结婚了,现在老婆快生了。指导员和副连长洪正处于新婚燕尔的状态。

新婚燕尔时期的洪连长和唐大姐



六三年和六五年的陕籍老兵们合影于和田。




从事“三支两军”工作快两年的干部和老班长,舍不得离开已经熟悉的地区机关首长和结下深厚友谊的地方革命群众。而是连队里一直带领我们新兵的老兵们,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离开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了四年的“老窝”。


很多时候,情绪是会传染的,最能引起共鸣。七个月来,我们新兵在这里站岗、放哨、巡逻、帮厨、种菜、喂猪。虽然和外界只有一墙之隔,但我们避开了文革的喧嚣和纷争,得以在这里心平气和地学习训练。而且师主要领导孟庆堂政委、韩司令员经常下到我们连队来求助,给了我们很大的精神满足。一想到这一幕,我们这些新兵就彼此恋恋不舍...

六八年五月我刚刚下到警卫连时期




11月下旬,我们班从解放军某情报机构执勤点撤回。离开和田前,按照人民军队的老传统,我们二排所有的战士都打扫了营房的角落,班里所有的桌椅板凳都摆放整齐。每个班的枪柜都擦来擦去,几乎能看到人。我们把这个美好的传统和对这片土地的热爱留给了接过防务的兄弟们。


上车前,我们还不忘看看熟悉的一排排营房,摸摸见证我们每天站岗、遮阳的白杨树。虽然未来的一切还是未知,但我们这些新战士还是隐隐约约觉得,这辈子不太可能有机会再次来到古城和田,这个位于塔哈尔马侃最南端的绿洲。



三排长杨志成



六五年的陕籍老兵们和原若羌骑兵连的电台台长以及医生合影。




上车的时候,不经意间回头,突然看到坐在另一辆军车里的排长赵建利和其他几个陕西老兵都在流泪,这让我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永别了,我们的警卫连!

再见,和田!


我要把这份文件送给我们和田警卫连的指导员、连长吴喜禄、副连长洪、副指导员许,以及一连为创建“四好连”作出重大贡献的陕西老战士和我们独立营68团的同志们!

(兵营岁月)军营岁月——千里换防(三国乱世兵营有什么用处)


兵营

原文:老有所乐关注微信官方账号中的宪兵营,阅读更多军事随笔。命令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我要把这份文件送给我们和田警卫连的指导员、连长吴喜禄、副连长洪、副指,更多请查看上面介绍的具体内容。
相关问答

三国乱世兵营有什么用处

答:兵营主要用来提升募兵速度,兵营等级越高,募兵速度越快,可以减少募兵令的消耗。 游戏开始的时候,木头是一定不够用的,全力升级木头。开始推城的时候,升级兵营,兵营跟着等级走,保证一个募兵令满血就合格了,,可以开双倍兵营,后面有了名士活...详细

古时候城镇的兵营一般建在哪?

答:在古代军营不会再城内(边关要塞除外),一般位于城镇交通要道或者城外易守难攻之处,一般要求“依山傍水”,即:军营附近有水源——方便取水,军营后为山地——方便防守。如果是长期驻扎在大的城池的话,军营大多会在护城河旁,背依城池,这样便于快...,详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营商红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包括不限于图片和视频等),请邮件至379184938@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CHWK686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